主页 > 发现分享 >传爱无国界 屏基马拉威经验:人生价值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

传爱无国界 屏基马拉威经验:人生价值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作者:  · 2020-06-17 ·  196 views

「不只短期服务,而是长驻人员在当地」、「要影响一个国家,不只是一、两个人的医疗服务,乃是改变当地的医疗环境。」台湾的海外医疗团中,备受国内外肯定的南台湾屏东基督教医院,是63年前挪威宣教士傅德兰、毕嘉士在屏东小镇所建立。当年宣教士为台湾的医疗奉献树立的榜样,如今屏基团队也跟随宣教士的脚蹤,同样把医疗和福音带到迫切需要的马拉威和南非等地。

针对当地需要 做协助者角色
1994年,屏基一些医师为回应海外医疗的需求,开始前往海外服务,起先在泰缅边境的佤邦设医疗站,经过十多年耕耘,在当地建立安邦医院和四所分院。之后随着大环境及佤邦政治生态的改变,安邦医院也从过去的茅草屋变成水泥屋,已经能够独立自主。屏基从协助者的角色告一段落而退出,这也是原本的期望和目标。

传爱无国界 屏基马拉威经验:人生价值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连加恩医师在南非

屏基院长余广亮医师说,Missionary(宣教)是一个使命、任务,是针对当地需要,「不是我们想做甚幺就做甚幺」。

余院长提到,医院要直接做海外医疗工作并不容易,必须和差会合作,对同工也具有保护。所以过去在佤邦的工作是与海外宣教使团(海宣)合作;后来屏基和挪威路加国际组织合作进到马拉威,推动爱滋病人治疗管理计画;在寮国则与香港的服务使团合作,由屏基提供专业医疗服务。

屏基也和当地的医疗机构和政府合作。过去在马拉威,屏基于2002到2008年间接受国合会委託,承办马拉威医疗团,进驻姆祖祖医院,成为第一个负责政府医疗团的民间组织,肩负「海外医疗外交」使命。当时担任马拉威医疗团团长的余广亮,因为关心爱滋病人而获得第18届医疗奉献奖。

即便现在两国已经断交,因放不下五千位爱滋病人,屏基以非政府组织形式,自己筹钱持续当地的医疗宣教事工。目前屏基与挪威路加国际组织合作推动爱滋病人治疗管理计画,并和马拉威卫生部签署合作备忘录,透过美国疾管局补助经费,让医疗服务能够扩大整合,且被当地认可,包括投入公共卫生工作、合作研究计画、协助培训和教育。

传爱无国界 屏基马拉威经验:人生价值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南非社区健康服务员使用APP

余院长表示,目前屏基在吉尔吉斯也和挪威路加国际组织合作,协助当地的希望诊所医疗资讯化,让病人的病历纪录能透过电子化储存、追蹤和列表报告,加强病人的病历管理。去年该国有两位主管到屏基受训,帮助他们思考如何提升当地的医疗服务。

台湾原乡医疗经验带入南非
另外,屏基在南非事工透过南非合作社区健康站计画,由连加恩医师负责推动。由于在幅员辽阔的南非,家户相隔遥远,没有明确地址和身分证字号,加上社区健康服务员出门访视要带上重达十公斤的病历和表单,一天访视有限,使得南非社区医疗难以推展。

屏基将台湾原乡累积的经验带入南非,透过开发智慧应用操作APP,让社区照顾服务员能够使用,落实家户管理。这项计画透过路加国际组织整合国内外资源,自103年十一月起在曼德拉的故乡开普敦乌姆塔塔市试办。余院长表示,由于非洲很多病人越过边界去到别的国家,这些病人会成为健康的漏洞。屏基从2009年至今,进行「跨境病人」的追蹤,也希望唤起邻近国家能重视跨境病人的议题。

他指出,屏基的海外服务都是派人在当地长期驻点,不是一年只有去一、两次,如此才能与当地密切合作,了解真正需求。目前屏基有4位长期在马拉威,加上22位当地同工,形同一个中小型机构;连加恩在南非,当地有两位同工。吉尔吉斯目前有一位基督徒主管带领7、8同工。

目前政府大力推动「南向」,屏基今年刚与越南庆和省医院签定医疗合作,也正与泰国曼谷医院及印尼的医院洽谈医疗资讯系统的共定研发建置合作关係。

分享不是施捨有余才给
「我们从他们身上学到的,比付出的还多!」谈到海外医疗,余院长说,在马拉威看到病人面对苦难时的乐观态度,即便身体感染必须截肢,仍会善用剩下的身体功能,而不是为身体失去的而埋怨。由于马拉威没有足够的食物,当地有一位员工帮忙修补因颱风掀开的屋顶铁皮,做完后向他们收钱;没想到这员工听到一位陌生年轻人说:「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钱吃东西」,因着自己也曾有过饑饿的经验,马上就把刚拿到的钱分一半给对方。

传爱无国界 屏基马拉威经验:人生价值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马拉威寡妇养鸡计画

余院长说,这员工虽然平常看起来闲懒,却懂得去分享,即使刚领到的钱不多,却愿意分给对方一半。当地同工看到他疑惑的表情,而对他说:「我相信有一天我遇到同样的处境,同样会有人愿意帮我!」余院长体会原来「『分享』不是施捨、可怜对方或是有余才给」,人生的价值就是将已有的分享给没有的人。

他有感而发地说,随着健保制度发展,台湾有很好的医疗环境,关注的是医疗给付合不合理?医师护理从业人员是否过劳?要管控病人不要浪费资源?医疗纠纷的解决…等;但是在海外服务时,关心的是资源如何分配?当人力不足时如何善用周边的人力?并不是「我们的经验就可以成为他们的帮助」,而且要先了解当地的法规,以及当地关注的议题,放下过去习以为常的想法,先听听别人的声音,才知道如何和对方配搭。否则把自己的解决方案给对方,并不能解决对方的问题,甚至可能造成困扰。

委身,面对困难仍愿坚持
以前马雅各医师来台湾医疗宣教,必须搭很久的船才到台湾,再学习语言,慢慢调适新的生活环境;现在交通方便,对于短期一、两週海外医疗很方便,所以有愈来愈多的短期团体出现。但是可能今天在繁荣的台湾,明天到海外偏乡,完全是落差很大的处境,相对来说心理调适无法马上转换过来,对医疗事工长期的发展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可能一、两週内很委身,回去后感动热忱又没了,变成可能明年又再去一次,甚至每年去不同的地方。

他表示,真正的「委身」是埋在那个地方,面对困难、挫折、挑战和争执,仍然愿意坚持下去,也才能体会到当地的问题,进而去协助解决。余院长表示,如何在短期服务中仍然有委身的态度,也是值得我们探讨的。短期服务就是要将当地的「火」点起来,未来还是要兴起在地工人,这也是海外服务发展可行的方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